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的博客

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经典诵读课的学习方式  

2010-03-03 10:30:41|  分类: 学习名家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赴一场经典诵读之约

 

送走了最后一个孩子,今天的经典诵读课结束了,这个学期的课也即将结束。

从这个学期开始,每周日上午我都会期待着和18个三年级孩子赴一场经典诵读的约会。因着他们,我几乎回绝了所有周日讲课的邀约,我习惯并享受着这种简单而快乐的诵读生活。

下周,最后一节课。因参加教师招聘工作,只能请其他老师代课。我知道孩子们对我的依恋,不忍心提前告诉他们,只是对他们说,下节课将举行本学期经典诵读汇报表演,老师期待着你们的最佳表现。孩子们很兴奋,在课堂上寻找合作伙伴进行彩排,有的还提议给诵读表演配上音乐。于是,我和孩子们一起下载了《渔舟唱晚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琵琶语》等他们认为合适的音乐,而后让他们倾听一遍,直到满意为止。我仔细地告诉他们音频资料存放的路径,提醒他们下节课别忘记从那里寻找。

下课后,赶到食品专卖店挑选了了包装纸上带着笑脸的棒棒糖,这是下周日送给孩子们的小奖品。平时,他们最喜欢我送出的一张张笑脸,我期望最后一课送出的笑脸会是最甜蜜的。

 

想办经典诵读班的念头萌发于去年暑期。那时,和几位从事国学研究和推广的朋友们聊及此事,大家都认为,让孩子们了解传统文化,感受民族性格,以经典涵养气质,以诵读为人生打下底色,是一件“善莫大焉”的事。就这样,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和少年宫的余主任商量此事。感谢他的成全,今年寒假过后,春季班组建起来了。尽管只有18个孩子,但还是给我带来不少惊喜。因为,相比经典诵读这一成效并不立竿见影的培训,家长更热衷为孩子报各种补课班、提高班,特训班,能组建这样一个班,着实不容易。

 

经典诵读课开设了。教学形式自由、宽松。孩子们可以团团围坐,也可以自由组成合作团队,还可以离开座位和同学讨论。我有时也会坐到他们当中,一起讨论,一起交流,一起诵读。这样的学习,让我想到《论语·侍坐》中的场景“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,很放松,很自在,很惬意。

经典诵读课的学习方式也比较简单,“读”、“悟”、“背”、“用”四个字,算是我的教学心得。

 

朱子提出读书“不可牵强暗记,而是要多读遍数,自然上口,永远不忘。”因此,“读”毋庸置疑是经典诵读要做的第一项功夫。台中师范大学王财贵教授曾提出过经典诵读“三百诵读教学法”。所谓“三百”即:每天进度平均约“一百字”,每一百字至少念“一百遍”,每天让每一个读经典的孩子都得“一百分”!以每周一次每次一个半小时的教学时间看,我显然无法也无需完全照搬此教学法。因此,我做了些变通。教学初始,我采用带读的方式,让孩子们跟着我一句一句反复读。当他们完全掌握字词读音,了解文句停顿后,再改用引读;最后让孩子们自由读、齐读、个体读。因为所面对的是三年级的孩子,读的形式还可以更丰富些,譬如邀请读,猜学号指名读,点读,双人读,多人读,唱和读等等不一而足。诵读的时候,除了注意读准字词、停顿外,还应把握“用心诵,慢慢读,字字清”三个要点。“用心诵”就是在诵读时,注意力不仅仅只集中于文字上,还要凝注内隐于心中,要时时提醒孩子们不要只用嗓音读,声音要发自内心;“慢慢读”是指经典诵读时,语速不能过快。语速过快,文字就容易滑过去,不能入心,要读得慢而有力,才能将一字一句敲打到心中;“字字清”,按照朱子的说法是“凡读书,须要读得字字响亮,不可误一字,不可少一字,不可倒一字”。学生诵读时,要将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清清楚楚地出声读出来,准确沉稳,字字咬实,不拖泥带水,不囫囵含糊,所谓“字正腔圆”基本要义即此。以上三种诵读方式对记忆陌生文字有很大的好处,一节课下来,大部分孩子能记忆六十余字的古典章句。由于古典章句与孩子们平时常用的语言范式有很大不同,在学习的初始阶段,无论是读还是背,都有一定的难度,因此孩子们的学习更需要积极的肯定和大张旗鼓的表扬。我采用笑脸评价的方法,每次上课都会给孩子们送出若干小笑脸,等到积累到5个小笑脸后就能得到一个大笑脸。当积累到4个大笑脸后,我则会给孩子们送上一份小礼物。让每个孩子都享受成功的愉悦,让每个孩子都能得到一百分,这确是我所希望的。

 

王财贵先生提出,儿童读经典不需要教师的讲解。我以为,完全摒弃教师的讲解是行不通的,教师应少讲解,学生应多自“悟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记载:“悟”,觉也,从心吾声。从字义看,“悟”是内心的觉醒,是智慧的开启;从字形看,“悟”从“心”,从“吾”,显然“悟”的过程中需要用“心”,要专心致志,心无旁骛。“悟”又离不开“吾”,以自我心灵的开悟,方能打开智慧之门,而过多的道理说教与观点强塞,都会堵塞“觉悟”之门。古德说:“塞人悟门,罪莫大焉”,这话应是对好为人师者的警示。因此,我喜欢和孩子们讨论,但不轻易给定结论,不过多掺杂个人观点,多是倾听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谈自己的理解,偶尔作一些点拨。其实,当我们留给孩子独立思考的时空,他们便能回报我们别样的精彩。

上《礼记·檀弓下》“嗟来之食”,将最后一句曾子所言隐去后,直接将语言素材呈现在孩子们眼前,让他们自己读读,谈谈对文中的黔敖和饿者的看法。读的时候,关照孩子们留意“黔敖为食”,“曰:‘嗟!来食!’”,“从而谢焉”,以便更全面地了解黔敖;关注“予唯不食嗟来之食,以至于斯也!”,“终不食而死”,从而更深入地认识饿者其人。

果然,当学到“从而谢焉。终不食而死”时,旸旸站起来说:“我觉得饿者有些傻,黔敖都已经赶上去赔礼道歉了,可他还是不吃黔敖的食物,结果活活地饿死了”。宇含和君杰也都表达了相同的看法:“假如黔敖让饿者吃嗟来之食,他可以拒绝,可是人家已经认错了啊,他为什么不吃呢?这个饿者也太要面子了。”

真的不能小瞧这些三年级的孩子,他们的思考太有价值了!《礼记·檀弓下》原文最后被我隐去的曾子所言,正谈到了孩子们困惑的问题:“曾子闻之,曰:‘微与!其嗟也可去,其谢也可食。”儒学的智慧在于既能秉承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”的刚直气节,但同样讲究在具体环境中的因时权变。孩子们尽管不知道内在的精妙,但他们确乎已感受到些什么。于是,我将曾子的这番话呈现给孩子们,让他们再细细读一读。他们的问题找到了解答,挺满意。当然,在引发辨证思考的同时,教师的点拨还是需要的。于是,我说:“这个故事距今有两千多年了。两千多年来,许多事物都已烟消云散,而这个故事却流传至今,这是为什么呢?”经历了前面的学习过程,对于这个话题,孩子们不觉为难,一个个说得头头是道。而后,我又补充了《乐羊子妻》的部分内容和《孟子》中的相关章句。至此,“悟”的过程已然全面打开,“悟”的内容循序渐进地呈现,“悟”之所得显然极其多元、丰富。

 

经典诵读离不开背诵。背诵的基本方法是熟读于心,自然成诵。但是,由于三年级的学生年龄尚小,认知水平有限,仅靠反复诵读难免有些机械,还需要采用一定的辅助方法。王阳明《传习录》中对儿童习诗的描述,给我以很大启发,“大抵童子之情,乐嬉游而惮拘检”,“故凡诱之歌诗者,非但发其志意而已,亦所以泄其跳号呼啸于咏歌,宣其幽抑结滞于音节也”,因此切合儿童天性,让其“跳号呼啸于咏歌”,这样才能激发孩子们诵读的兴趣,降低诵读难度。孩子们背诵时,我常常会和他们一起研究用怎样的肢体语言表达文意和自我情感,譬如,“爱人不外己,己在所爱之中。已在所爱,爱加于己,伦列之爱己,爱人也”一句,文字有些拗口,若是加几个指向自己和他人的动作,即能较好地帮助背诵。当然,肢体动作毕竟只是起到辅助背诵的作用,因此,动作不宜多,否则反会在文字记忆任务之外额外增加肢体记忆负担。需在重点处,难解处加入肢体动作,方能较好地降低诵读难度,帮助孩子加深记忆。

 

经典诵读的主要意义在于文化熏陶,开启智慧,颐养性情,它讲究潜移默化,并不强调及时功用。但从语文教学角度看,通过涵养积累进行言语储备的同时,还需要迁移运用关注言语输出。因此,每个主题教学完毕,我都会安排一次习作,让孩子们更深入领会主题内涵,同时将习得的经典章句加以运用,从而实现学以致用,让经典诵读与孩子们的真实生活和语言实践相结合。譬如,学了《钱塘湖春行》等一组写景诗,写写春天的见闻,用上学过的诗句;学完“仁”的主题,看丰子恺先生《护生画集》中《雀巢可俯而窥》漫画,写一个小故事,用上学过的经典章句;学习“义”这个主题,改写《嗟来之食》,将主人公的外貌、对话,动作、神态写清楚,用上学过的经典章句。我始终以为,“用”并非未经典诵读的唯一或重要目标,经典诵读还是讲究涵泳、浸淫,以抵达精神重建,生命完善这一更廓远的人生目标。因此,“用”之有度,不能滥“用”,需与经典诵读和儿童生活相关,难度适中,不可牵强,不可过于急功近利。

 

这个学期的课即将结束,细细盘点,和孩子们一起学得还真不少呢。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墨子》、《易经》、《荀子》、《正蒙》、《礼记》里的不少经典章句他们已出口成诵;《弟子规》已学了大半,跟着诵读音乐,他们也能背诵自如;春暖花开的时候,还带着他们学习了《钱塘湖春行》等一组诗歌。尽管只有14节课,我还是看到了孩子们的变化。初来时的那些羞涩的小女孩,在学习的过程中,渐渐地敢举手诵读,甚至敢参与讨论了;第一次习作,小玥只能写三行字,今天她交给我的习作,竟然写了整整一页;在某次下课,和孩子们一一道别后,我欣喜地发现,所有的椅子都能齐刷刷地放入桌子里了;那个原本从来不和我打招呼的君杰,在一次放学后竟然主动说:“老师再见!”,至今如此,这成了他的一种习惯;早在一个月前孩子们就接二连三地来问,四年级了,您还给我们上课吗?当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,他们开心的像小鸟一样飞走了;在教室门口旁听的家长多了起来,余主任对我说,下个学期经典诵读班得扩班了……

 

在我身边做经典诵读推广的人还不太多,我的作为难免引起一些不解。有些朋友说,同样花时间,你犯不着上这样的课;家人说,星期天,不会拿来休息?不过,我还是想坚持一下,为了切近那个叫“理想”的神圣的词,我得试一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